你的位置:首页 >> 法律资讯 >> 业界动态 >> 正文
辽宁葫芦岛卖官窝案调查:绝对权力导致权钱交易
编辑:  作者:  来源: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上,转载的目的是为了提供更好的法律知识来普及法律,服务大众,但有的文章难以判断是否有版权问题,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编者按]今日,本报独家发布由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审理的葫芦岛官员受贿案。该案涉及葫芦岛市市委副书记等众多官员买官卖官的不法行为。该起“买官卖官案”在给我市党员干部以警示教育的同时,也格外提醒:在地方换届工作中,用人者和被选者都要保持平和的心态,自觉遵守党纪国法,不要抱有侥幸心理采取金钱手段进行买官卖官交易———否则,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案发:钼矿基地牵出腐败大案

  2005年3月,素有“辽西第一镇”之称的葫芦岛市钢屯镇因镇长腐败案接受辽宁省纪委的调查。但没想到,这次调查竟引发了葫芦岛市的一次政坛地震———连山区区委书记和葫芦岛市市委副书记因受贿罪,近日被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同时牵涉该市多名官员的买官卖官大案也随之曝光。

  腐败案曝光的不同“版本”

  对于这起腐败案件的曝光,当地流行着不同版本的说法。而较为流行说法是:2004年北京国际汽车展,葫芦岛钢屯镇去了许多钼矿矿主。面对标价600多万元的宾利轿车,他们没有丝毫犹豫,一口气买了6辆。临走还留下话来,以后有还要买。这样的“大手笔”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结果调查出了问题。

  也有人说是来自举报人对矿主偷漏税行为的举报。2004年1月,一名区人大代表曾向连山区人大提交了《关于加大对钢屯钼业税收力度的建议》。“建议”直指当地的官矿勾结和违法承包,提出应调整钢屯镇领导班子,加大税收征收力度,并收回当地的“违法”承包合同。还有人说是因为媒体报道———2004年6月,《人民日报》记者采写的《破坏珍稀资源,孽生腐败交易———葫芦岛违法承包滥采钼矿屡禁不止》的内参,受到国务院领导关注。

  不管是因为什么版本,总之从去年3月开始,钢屯镇受到了辽宁省纪委的调查。

  行贿全为采矿权

  传言也有现实的一面。在钢屯镇街面上,确实奔跑着、停放着很多奥迪甚至奔驰等国内外名车。当地钼矿矿主为何如此有钱?

  根据资料记载,葫芦岛市是中国最重要的钼矿基地。全国三分之一的钼储量,埋藏在这里的地层深处,它也是世界三大钼矿生产基地之一。而钼矿主要集中在葫芦岛市连山区,主产区钢屯镇因此成为了辽西最富裕的乡镇。2005年它被评为全国千强镇,也是辽西地区惟一入选的乡镇。

  钼是一种稀有金属,主要用于冶炼特种合金钢,国际市场的钼产品价格持续走高。开采钼矿带来的高额利润,使得开矿者蜂拥而至。自1997年以来,这片富饶的矿藏实际掌握在数目庞大、层层分包的各色“承包人”手中。钼矿承包者和相关企业负责人获得了丰厚的回报。采矿权在钼产品价格不断攀升的情况下,成为众所争夺的“肥肉”。为了争夺采矿权,矿主们可谓使尽浑身解数。握有采矿发包大权的钢屯镇镇长郭继财首先被拉下了水。省纪委的强势介入,使得钢屯镇镇长郭继财首先处于风口浪尖。

  镇长手握发包权使用过度

  矿主们的争取对象

  乡镇长的官阶靠后,但他们的权力有时会大得惊人。对于有着“辽西第一镇”美誉的钢屯镇来说,镇长管理着炙手可热的钼矿资源。钢屯镇经委有直属四家矿山企业和多家相关企业,钼矿承包给谁的决定权就在镇领导手里。

  1999年4月,郭继财开始担任钢屯镇经委主任,2003年3月起任镇长,负责对镇办企业的全面管理,对私人企业也有工作指导和事务协调等方面的管理权限。他对企业经营者的人选、制定经营指标、企业经营方式和涉及企业经营的其它比较重要的事情都有一定的决定权。因此,他自然也成为了有经济实力的钼矿矿主们争取的对象。

  2001年,当他还是镇经委主任时,就收受了两个钼矿矿主2万美元和20万元人民币的好处费。给郭继财送2万美元的矿主在办案过程中交代说:“我们是办企业的,他是管企业的,好多事都能用到他。以前我没有给他送过钱,所以遇到他总不好意思。我听说在钢屯镇搞企业的人都给他送过钱,所以我就送了2万美元给他。”而郭继财推托一下就收下了,按他的说法:“送钱的矿主还有半年承包期就结束了,他给我钱,是因为我在矿山的承包管理上有一定决策权,并且企业里有好多事要找我出面解决、帮助和协调,他是想得到我的关照。后来在他提出续包钼矿时,我们经委向镇领导提出解决方案,经会议研究,一致同意还由他续包。让他续包钼矿,他就有钱可赚,给我的只是小头,他们会算这笔账。”

  而给郭继财送20万元好处费的另一名矿主同样是为了续包钼矿。他说得更直接:“我给郭送20万元好处费,是因为他是镇经委主任,镇里企业都归他管,他说话比镇党委书记还好使,他只要同意我承包,谁也不会反对。”结果,这位矿主也如愿获得了承包权。

  从镇长到阶下囚

  2003年3月,郭继财当上镇长后,权力更大了,找他的人更多了,给他送钱的人也多起来。而钼矿价格飞涨,让这些矿主们赚了不少钱,他们自然不会忘了“挖井人”。

  一个给他送了10万元钱的厂长说:“我们厂是镇属企业,经营指标和人事任命都由镇里决定,郭是镇长,有决定权。2004年我们厂超额完成144万元利润,我个人可以拿到50多万元奖金。2005年春节前,我到郭继财的办公室对他说,今年企业效益不错,我个人得了不少奖金,快过年了,先给你拿点。我就把一个存有10万元钱的存折放在他桌上,他客气一下就收下了。我送钱是想得到他在工作上的照顾,因为只有保住位置,我才有钱可赚。”

  此外,郭继财还收受11人的贿赂,这11人多是镇属企业一把手。他们就是为了和身为镇长的郭继财搞好关系,而不惜支付一笔不菲的好处费。这些人知道,好处费并不白给,他们将从中获得更多的好处。而另一方面,郭继财也并没有把收受来的贿赂单纯用在个人享受上,他有着极强的权力欲。郭继财不止一次地拿聚敛的财富去贿赂在当地一言九鼎的连山区区委书记李玉麟,期待自己与李玉麟搞好关系,寻求被提拔的机会。然而,一时风光无限的镇长最终不得不交出自己的权力,在铁窗中回味昔日的辉煌。

  区委书记 绝对发言权变为生财之道

  “区委书记”在官阶之中可能并不算显赫,但却是位于基层党委系统金字塔的顶端。拥有一言九鼎权力的连山区区委书记李玉麟在笑纳了下属的一笔笔行贿款后,也把自己从权力顶峰送到了人生谷底。

  一票否决权

  李玉麟在接受审讯时坦诚:“在乡镇干部任用上,区委书记有一票否决权。一般选用干部是由组织部长、主管书记提名,然后向我汇报,经我同意后,召开书记办公会,再拿到区委常委会上讨论。如果没有我的同意,他就不能当XX官。我对人事任免有决定权。”

  正是这种人事任免权,使得一些乡镇长努力和他搞好关系。钢屯镇镇长郭继财也不例外。

 
  [贪官档案]郭继财,原葫芦岛市连山区钢屯镇镇长,45岁。收受14名下属企业厂长、矿长贿赂76万余元,以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李玉麟,原葫芦岛市连山区区委书记,50岁。收受33名乡党委书记、镇长等人贿赂人民币106.8万元,还有3万美元,以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李春枝,原葫芦岛市市委副书记,56岁。收受19名区长、副县长等人贿赂人民币95.5万元,美元3.7万元,以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区委书记 绝对发言权变为生财之道

  他在接受审讯时说:“2003年3月,我在竞争镇长职务时,通过熟人找他打过招呼。后来我当上镇长了,不能忘记人家。2004年和2005年过春节时,我都给他送点钱(共5万元)表示感谢。当镇长需要区委提名,人大选举产生。如果没有区委提名肯定当不上,连参加竞选的资格都没有。我送钱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和他搞好关系,如有机会,我还可以被提拔。”

  生财“有道”

  在干部任免、人事安排上的绝对发言权使李玉麟成为“官场”群体追逐的对象,他也由此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一共有33人给他送过钱,共计106.8万元,还有3万美元。

  连山区地处城乡结合部,很多乡镇党委书记在农村工作,有些地区还很贫穷,回城成了他们最大的心愿。为了能在区里谋到一个好的局干干,他们纷纷向李玉麟送钱。一位乡党委书记说:“我在送钱后他告诉我,我们原本没有考虑你,你既然提出来了,你的事我可以考虑,领导之间还要研究,看看有没有位置空出来。我想如果不送钱,我可能就没希望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而一些乡党委书记位置空出来后,又有许多人惦记起来,同样开始找李玉麟活动活动。一名乡长听说该乡党委书记要走,就和李玉麟提出他想当。在此之前,他已经利用两个春节的机会给李玉麟送过3万元。李玉麟爽快地告诉他,“可以考虑一下,不过要等机会。”

  除了多名乡镇局干部送钱外,李玉麟还收受了10名钼矿矿主和企业家的钱。他们送钱的目的有很多种,有的是为感谢他帮助企业发展,有

此文章共有21 2 当前为第 1



>>> 588元建律师网站,拥有网站,轻松接案

http://www.hn148.com/  2006-8-16 11:02:16  
相关文章
每周推荐